全联盟都想复仇勇士 这些年他们到底做了哪些过分的事儿?

全联盟都想复仇勇士 这些年他们到底做了哪些过分的事儿?

曾经辉煌的勇士王朝在伤病的轰击下倒塌,这支5年3冠的王者之师,跌落到井底,当他们抬头望去,发现井口有许多人举着石头,一边往下扔,一边喊着:“真解恨!”

2019-20赛季,联盟的其他29支球队,都有着相同的心思,向勇士复仇,将勇士曾经施加给他们的痛苦,加倍奉还。美国媒体《露天看台》这样报道:“伤病让勇士王朝成为历史,这是勇士的不幸,但所有的对手都感到兴奋,他们憎恨勇士,他们要报仇雪耻。”

勇士,一支创建篮球新时代的球队,为何如此拉仇恨,他们究竟做了哪些过分的事情,陷入了如今墙倒众人推的境地?

太优秀是一种罪

连续5年闯入总决赛,3次夺取总冠军,单赛季73胜创历史纪录,单赛季季后赛16胜1负无情碾压。

这些是勇士在过去5个赛季的成就,他们是王朝球队,甚至一度强大到赛季尚未开战夺冠剧本已写好的水平。赛场上的统治力转化为球市上的火爆,拉科布在2010年组团收购勇士时花了4.5亿美元,如今勇士的市值已经高达35亿美元,最近一个财政年度收入4.01亿美元。勇士在赛场内外都非常优秀,而在职业体育领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最好的球队最受欢迎,却也最引仇恨,这就是体育界有趣的现象。曾5年内3夺超级碗的NFL豪门新英格兰爱国者,曾6年3度捧起斯坦利杯的NHL王者芝加哥黑鹰,都与勇士一样,成为对手和他们的球迷痛恨的对象,更不要说27次夺取世界系列赛冠军的MLB王朝之队纽约扬基了,有多少人疯狂地爱他们,就有多少人疯狂地恨他们。

越是杰出的球队,越是令人爱恨交加,他们的成功,意味着许多人的失败,这样的队伍是赛场的巨人,也是赛场上的“恶棍”。竞技体育,挑战强者是最引人激情澎湃的戏码,体育迷们喜欢看到战无不胜的豪强,但同样喜欢看到“巨人”的倒下,一支球队独孤求败的时间长了,就容易产生审美疲劳,大家期待着这支球队输球,这样的联赛才有意思,总是一支队伍长期霸榜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改变时代的大反派

《纽约时报》这样评级之前5年的勇士:“他们用新的方式统治了这个联盟,让其他球队和球员不得不打破传统,走出原本舒适的区域,追随他们的足迹。”

从老板开始,勇士就是与众不同的球队。NBA球队的拥有者,大多来自传统产业,比如缔造了湖人和公牛王朝的老巴斯与莱因斯多夫都是房地产富豪,创建迈阿密三巨头时代的热火老板阿里森经营邮轮,爵士老板米勒主营业务是汽车,雄鹿和掘金的老板开购物中心等。

拉科布与这些老板们不一样,他儿时家境贫寒,父亲是造纸厂工人,母亲在超市当售货员,收入都比较微薄,拉科布从学生时代就开始打工赚钱,卖过可乐和三明治,后来靠在球场里卖花生给自己攒上大学的费用。拉科布成绩优异,先后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斯坦福大学拿到硕士学位,他起初学的是生物学,后来进修了工商管理,毕业后加入了新兴生物科技公司塞特斯,1983年的时候塞特斯的科学家穆利斯发明了聚合酶链式反应技术(一种关于DNA的技术),带动塞特斯进入高速发展时期,当时拉科布是塞特斯的市场总监。

从塞特斯的融资业务起步,拉科布进入风投行业并迅速取得成功,他的投资涉及到多个领域,其中生物科技和环保能源占主要地位。拉科布是新产业富豪,他用新思维管理勇士。在大学时期,拉科布曾选修爱德华-索普教授的数学课,索普教授最著名的学术研究是通过概率和模型计算去揭秘赌博的本质,他的著作《战胜庄家》是史上相关领域最畅销的书籍。拉科布非常崇拜索普教授的数学理念,当他成为勇士老板后,为球队引入数据分析的建队模式,这在当时被很多老派人士嗤之以鼻,其中就包括勇士主教练马克-杰克逊。

“如果你给他一张图表,告诉他哪名球员胜利贡献值最高,谁和谁在一起上场攻防效率最好,他会告诉你,‘不能信这些东西,我要眼见为实。’”拉科布谈到他与杰克逊合作期间的矛盾时说。

拉科布后来炒掉了杰克逊,让科尔担任勇士主帅。科尔非常推崇将篮球专业知识和数据分析结合起来的运营理念,他在太阳担任总经理的时候,曾通过数据计算的方式,预判当时还是新秀的库里有望成长为联盟超巨,科尔试图说服勇士用库里换太阳的斯塔德迈尔,虽然此举并未成功,但科尔重视数据分析的态度与拉科布十分契合,这是拉科布选择科尔顶替杰克逊的主要原因。

不仅仅是数据理念,拉科布还将新科技纳入到勇士的日常训练中,他聘请来自澳大利亚的体育科学家拉克兰-彭福尔德加入球队,勇士的队内训练如同高新科技展示会,比如库里的神经光晕练习,那是一个特制的耳机,可以给佩戴耳机的运动员头部传送轻微电流,刺激大脑运动皮质进入超级学习状态,这样的科技产品在勇士层出不穷。

拉科布用新思维改变勇士,科尔则用新体系让球队走上撬动篮球历史的光辉之路,建立在水花兄弟超强投射能力基础上的空间传切型打法,引发了全联盟的战术变革,小个阵容成为比赛中的杀阵,三分球则成为核武器,跑得更快投得更准成为联盟主流。

勇士的王朝霸业,逼迫着其他球队学习他们的运营模式和战术打法,不懂得数据分析的经理人难以继续在联盟立足,老派的教练纷纷退出,传统的低位型大个子遭到抛弃,勇士作为篮球领域的变革者,享受着荣光的同时,也承受着改变时代带来的非议。

SBNATION的记者写道:“勇士是一股新势力,他们在重塑着这个联盟,他们是先行者,也是很多人眼中的大反派,理念的冲突让很多人与勇士不共戴天,他们嫉妒勇士的成功,也期待着他们的失败。”

嚣张的代价

曾经的勇士,从上到下都不被看好。勇士,曾在18年中只进过一次季后赛的烂队,他们能复兴?拉科布,硅谷来的投资人,他懂得管理球队吗?科尔,加盟勇士前教练履历为零,他能带队冲冠?库里,著名的脚踝伤员,高中毕业时因为瘦弱没有收到任何篮球名校的邀请。克莱-汤普森,一位射手而已。格林,在联盟消失的二轮秀太多了。

外界对于勇士的质疑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即便勇士在科尔执教的第一年就拿到67胜,库里当选MVP,怀疑的声音也丝毫没有减弱,一些名宿认为库里只不过占了篮球时代变化的便宜而已,很多联盟球员也持这样的态度,他们不服库里,不仅仅是打法上的原因,也有深层次的理由。

与很多出身贫寒的球员不同,库里家境优渥,当许多篮球少年在野球场赤裸着上身穿着杂牌球鞋承受着风吹日晒时,库里穿戴着名牌装备,在恒温球馆内接受专业训练。在许多NBA球员眼中,库里根本不是和他们来自同一阶层,相互之间没有共鸣。

“哥哥一直对遭排挤这件事困扰,我也一样,”库里的弟弟塞斯-库里说,“我也说不清为什么,也许因为我们是NBA球员的孩子,总是有人和我们对着干,看不起我们,我们要逐渐改善这些人的观点。”

正是那些偏见和轻视,让勇士上下都憋着一股劲,5年3冠的成功,让他们有资本将心中被压抑已久的不满释放出来。

“我们领先其他球队好几个光年。”拉科布说。

“我们是史上最佳球队,我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大多数人没这个资格。”格林说。

这些话听起来是不是很嚣张,更让对手反感的是勇士球员在比赛中的举动,格林动辄超尺度脏话连篇,库里的摇摆舞和叼牙套都让很多人不爽。

“你非常想痛扁他们一顿,看到他们崔头丧气,”一位要求匿名的球员说,“我们现在渴望惩罚他们,这与拉塞尔这些勇士球员无关,一切都是库里和格林引起的。”

勇士的球迷也是拉仇恨的因素,在勇士巅峰时期,他们的一些粉丝宣称这支队伍可以胜过80年代的表演时刻湖人和90年代两次完成三连冠的公牛,对上拥有超级内外线组合的OK时期湖人也能轻松虐之,这些有着夸大成分的说法,很容易令人不舒服。

很有趣的一个现象是,勇士的很多球迷是在他们5年3冠期间积累起来的,多年来的追随者能有多少?这些你辉煌时我就来,你落魄时我就走的所谓跟风粉,给勇士引来更多的仇恨。

“我就说实话吧,最近几年声称是勇士铁粉的那些人,在勇士18年只进1次季后赛的时候,看过这支球队的比赛吗?”thesportster的专栏作家亚当-伦敦写道,“除了湾区本地的球迷,有多少人在勇士处于低谷时关注过他们?勇士成功了,突然粉丝暴涨,这些人说勇士比乔丹的公牛更好,比魔术师和OK组合的湖人更棒,这种吹捧令人难以忍受。”

“勇不犯规”与“勇不出界”

在职业体育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最好的球队,往往会成为争议判罚中获益的那一方。在过去5年中,勇士就是这样的球队。

格林可以在场上抱摔对手,可以冲着对方球员的裆部飞起一脚,他的一些动作显然超出了篮球领域身体对抗的范畴,有着明显的恶意和故意,但联盟要么不予追究,要么一个恶意犯规了事,追加禁赛是没有的,即便联盟有权对于危险动作采取禁赛处罚。

垫脚或冲撞球员投篮圆柱体,没事!在众目睽睽下出界救球,也没事!无非是赛后裁判报告说一下,对于比赛结果没有任何影响。

对于这些占便宜的争议哨,勇士通常用“这就是比赛一部分”给予解释,可一旦判罚不利于他们,就不是比赛的一部分了。2016年总决赛第四场,格林与詹姆斯发生冲突,怒打詹姆斯腹股沟,这个举动导致格林恶意犯规次数达到禁赛标准,他无缘总决赛第五场。

这个结果令勇士上下暴怒,他们认为这就是一个普通犯规,联盟给恶意犯规是对比赛横加干涉。勇士球员还纷纷指责詹姆斯,在推特晒出詹姆斯叼着奶嘴的PS照,因此那次冲突的起因是格林用“B”字母开头的脏话骂了詹姆斯,这触碰了詹姆斯的底线,而勇士球员觉得詹姆斯小题大做了。

在那个系列赛第六场,库里因为6次犯规被罚下,骑士击败勇士将系列赛带入抢七。库里的妻子阿耶莎赛后在推特上表示:“我失去了对联盟的尊重,这场比赛完全被金钱和收视率操纵了。”

阿耶莎的言论引发了很大的争议,反对者称阿耶莎之前为何没有对格林踢亚当斯却未被禁赛发表看法,为什么那时候不抱怨联盟控制比赛,为何对库里在第六场被罚下时怒扔牙套砸中了场边的球迷视而不见?

占便宜,我不说,吃了亏,我必闹。这种情况在很多领域都存在,就NBA球队而言,也绝非只有勇士这样做,但因为勇士是焦点,是众矢之的,他们的一言一行都会被关注,甚至被放大。裁判执法的公正性原本就是体育领域的热点问题,与勇士这样的热门球队结合在一起,在弄出很多梗的同时,也为他们招来很多恨。

“作弊”的超级球队

在勇士诸多招人恨的因素中,最突出的莫过于他们在2016年组建了一支超级球队。在NBA历史中,巨星聚首的情况并不少见,最典型的就是2010年三巨头齐聚迈阿密,在2009-10赛季MVP票选中,詹姆斯第一,韦德第五,波什第12,这三位当打之年的球星同队效力,对其他球队是不是有些不公平?

但是,2009-10赛季的热火并非强队,只是季后赛首轮游的队伍,而2015-16赛季的勇士是创造73胜历史纪录的队伍,即便在季后赛受困伤病,距离夺冠也只差一胜而已,但他们却在2016年的夏天,得到了当时联盟第二人杜兰特,这让对手怎么打,这简直是“作弊”。

尽管勇士在随后的2016-17赛季经历了磨合的痛苦和伤病的阻挠,但他们还是在常规赛轻取67胜,季后赛更是高歌猛进,前三轮都是4-0横扫,只在总决赛输给骑士一场。骑士在2017年总决赛唯一的那场胜利,詹姆斯和欧文合砍71分才带领骑士拿下,詹姆斯是现役球员第一人,欧文是顶尖的赛场杀手,两人拼尽全力也只能从勇士那里拿到一场胜利,除了伤病,还有什么能撼动勇士的篮球江山?

勇士招募杜兰特的过程就很令联盟诸强不满,格林在2015-16赛季进行期间就联系杜兰特,2016年总决赛抢七后马上发短信邀请阿杜加盟,库里也专门发去了信息,承诺愿意为了杜兰特融入球队做出数据方面的牺牲。当时在勇士担任顾问的纳什和杰里-韦斯特也给杜兰特打电话,韦斯特用自己当年总决赛屡遭败绩的例子劝说杜兰特,称阿杜如果不想两手空空,就要加入一支最适合冲冠的队伍。

在与杜兰特见面时,勇士老板、总经理、教练和球员集体出动声势浩大。雷霆原本在2016年季后赛结束后安排了专人与杜兰特保持联系,但自从勇士与杜兰特通话后,阿杜就切断了与雷霆方面的沟通,直到他做出转投勇士的决定,才给雷霆总经理普莱斯蒂打了电话,当普莱斯蒂接到阿杜的告别电话时,难过地哭了,他知道雷霆这支小城球队,辛辛苦苦通过选秀和培养打造的精英阵容,因为杜兰特的离开将失去冲冠的能力,而他对此无能为力。

勇士得到杜兰特,瞬间引发联盟内外骂声四起,无论是退役名宿,还是现役球员,或者是球队经理,乃至联盟高层,都对此提出了批评。一位联盟高管坦言虽然勇士的操作没有任何问题,去哪支球队是杜兰特的个人选择,但这个局面让联盟难以保持均衡竞争的格局,联盟必须重新审视某些规则。

正是在2016年夏天,联盟推出了指定老将条款,也就是超级顶薪规则,该规则可以让球队以更高的工资留下本队符合条件的自由球员,这是联盟针对勇士从雷霆挖走杜兰特的补救措施,但正如裁判报告一样,改变不了杜兰特让勇士变成“宇宙勇”的事实。

杜兰特加盟勇士还有一个很大的争议点,那就是阿杜刚刚在2016年西部决赛输给勇士,我打不过你,我就加入你,这样的态度无论是联盟内的人士,还是联盟外的球迷,大多持不认同的态度,即便时代改变,乔丹连续三年被活塞淘汰,卧薪尝胆打败活塞创建王朝的奋斗事例或许已有些陈旧,抱团冲冠成为潮流,也未见詹姆斯2010年去凯尔特人,杜兰特却偏偏选择了不久前战胜他的勇士。

杜兰特与勇士的联手,在为彼此创造最大夺冠可能性的同时,也“引火烧身”,让他们成为全联盟最被仇恨的队伍。在勇士2018年夺冠后,美国媒体进行了调查统计,结果显示全美有26个州将勇士作为最讨厌的NBA球队,这26个州中甚至还包括勇士主场所在的加州,勇士在NBA诸强被仇恨版图上一骑绝尘。

结语:有恨,也有爱

优秀的人,往往与世俗格格不入,优秀的球队也是如此。很多人恨勇士,但同时也有很多人爱勇士。勇士的成功来自于正确的人做正确的事,库里、汤普森与格林,都是勇士选中并培养出来的球星,脚踏实地是勇士建队思路的核心,试问有多少球队能像勇士那样有眼光有耐心,等待着看似身体天赋并不出众的新人成长起来,共同去创造辉煌?

无论你爱他们,还是恨他们,5年3冠的勇士,都是一支值得尊敬的球队。